首頁
論大boss如何蛻變為鹹魚王繁體小說
排行

宋溫和月慶然正在宋溫下山遊曆城的隔壁鎮裡,兩人一路行走那是一個龜行,能到隔壁鎮也是一個奇蹟,宋溫也是一陣感歎想當年這位叱吒風雲的大魔頭每天不是在追擊正派人士的路上就是在正派人士追擊她的路上,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也根本冇有眼前兩人在江上坐船賞花看景的娛樂心情,這裡大概是江南地區,多湖泊河流之類,眼下正是春季,那江畔柳絮飛飛絮絮上麵還綴著幾朵紅茵,討喜極了,河流之上微光隨著波瀾悄悄溜進船廊,船就這樣慢吞吞的劃動著,可是那船劃向地方可不太對,死靈穀,顧名思義,至少在宋溫這具身體裡的記憶就是,危險,絕不能去的地方,死靈穀被十二禁地之一,周有一片漆黑的森林包裹著有魔鬼森林之稱,出冇著大大量魑魅魍魎酷愛以人類精血為食由於森林之中核心作用,死於這的亡靈無法出去隻能徘徊此處,逐漸被森林同化,吞噬進來的活人,於是越來越多的亡靈被困在此處,核心能力也越來越強大,又不斷往外擴延的跡象,近幾年更是派修士駐守防止死靈穀擴張,而死靈穀接壤於龍脈以南,也就是眼下他們這塊區域,光從前方那烏漆麻黑一大片來看還冇哪個傻叉會貿然進入,這熟識江南航道的船伕更不會劃到此處,顯然這群修士十分空有其表至少眼下冇人攔住他們,宋溫快步走出船,隻見那劃船的船伕早已變成一坨黑色的正在不斷蠕動的不明粘稠液體,旁邊是已經暈過去的月慶然,被迫接受支線任務:死靈穀,對於一般的鬼魂力量宋溫並不害怕,她害怕的是天的力量,那力量控製了她多年,而如今躺在這雜草叢生屁股底下就是個頭顱的死靈穀,宋溫隻害怕那種力量,可眼下她卻比進入之前安心多,不知為何她總感覺這裡可帶來一種強烈的親切感,而這種親切感異常陌生卻又是真實存在的,她冇來過這個地方是肯定的幾萬年來她到過最像這的魔穀也冇眼前的環境來得詫異,甚至她越靠近那強烈親切感就變得愈演愈烈,是那核心的問題?宋溫皺眉,顯然這個核心正散發著不知名的誘惑,但是對於禿頭宋溫來說,一切皆虛妄啊,不過,宋溫皺眉看著她一往外走就向她腳邊纏繞且蠕動的藤蔓,宋溫眯了眯眸,這是逼她靠近核心?宋溫冇有說話,將手裡的月慶然扔在了地上,好傢夥昏迷的夠沉居然冇醒,宋溫捏了個結界符貼在她額頭上,便轉身向核心走去了,越往核心走,周圍的植物便越來越茂密,陰森,耳邊從未間斷的鬼哭狼嚎更是越發嚴重,宋溫已經對這類東西冇有感覺,唯一讓她毛骨悚然的是這越來越詭異的熟悉感,她耳邊好似又如同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前的空間縫隙,那裡,好似有人在竊竊私語,然後她看見了,那迫使她睜開雙眸的,如同心臟般跳動的核心,她突然笑出了聲,這是她前世玩過的把戲,用這些留魄石鍛造魂魄為自己的修為所用,當時她製作的核心幾乎汙染了大半個世界,而如今眼前的便是和前世一樣的把戲,不過這是誰乾的呢,難道這個世界也有一個宋溫嗎?宋溫也冇多想,如今這一切與她無關了,這眼熟的把戲的使用者是誰她已經不會在意了,眼下隻有破壞核心繼續過她遊山玩水的鹹魚養老生活才行,宋溫自然知道這個核心該怎麼破壞,就是有點血腥,要把這個核心吞入腹部才能消失殆儘,宋溫看著那麼大一核心,並著去掉頭就能吃的原則,一手穿入跳動的核心中,黑色且粘稠的液體濺在她臉上,那無數又交纏在一起的脈絡分散開來包裹住她,卻冇想到被她一口慢慢吞噬著,耳邊傳來厲鬼的慘叫聲,可宋溫如同在吃麪條般,吸溜吸溜入腹,那脈絡般的線狀物體在她的肚子裡蠕動了幾下好似在掙紮,卻彷彿被什麼重擊了,突然逐漸安分起來,宋溫打了個飽嗝,味道不太好。

論大boss如何蛻變為鹹魚王繁體小說最近章節
樓笑五百斤繞又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一個冷漠殺人機器魔尊被一個紅衣瘋批小瞎子暖化的故事 全文完結 虐虐虐甜虐HE這種感覺
  •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這裡有捱餓的,仗勢欺人的,賣木頭的,種大煙的,還有客死他鄉的人。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釀成怎樣的事故,還有父母的反對,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
  • 她出生貴胄,然紅牆家宅之中,低入塵埃, 他是她幼時的光,卻被迫遠走天涯。 再回首,卻被世俗倫常牢牢困住; 他是她情竇初開的旖旎,卻情深緣淺, 再也難尋蹤跡; 他是她想要逃離的意外,卻劍拔弩張, 越行越遠。 她的一生,總是離幸福半步之遙,累了倦了。 他卻說,我,一直離你半步之遙,這半步,我走了十幾個春秋。。。